欢迎来到安逸网! 【登录】 【注册】
记住 找回密码

主页 > 情感频道 > 单身一族 >

双十一,我们来严肃探讨下母胎单身

作者 :站点      2019-06-20 08:08

今年9月冯嘉从新疆的一所高校辞职回了广州。2017年6月,她在广州一所高校攻读完硕士课程后,回到家乡新疆,成为了一所大专院校的教职员工。上岗后,她的护照、港澳通行证上交给了单位,这些证件直到她离职时还未取回。单位得知她单身,还从未谈过恋爱,便热心为其物色对象。当时冯嘉正坐在电脑前整理课件,她的领导兴冲冲跑到她的面前,“冯嘉,赶快去换套衣服,我们给你介绍了个男同志。”冯嘉感到为难又惊诧,她想,这都21世纪了,怎么还像活在几十年前?好意变成了要求,冯嘉不得不服从。相亲对象也是一位老师,看起来,他对冯嘉颇有好感,不断在向对方透露自己的工作前景不错,还有房与车,但这些对冯嘉来说没有多少吸引力。

她有些微胖,皮肤并不算白嫩,这要归结于她的生长环境。生于新疆的阿克苏,这里日照强烈,植被稀疏。她的父母上个世纪70年代从四川去往了新疆,成为拾棉花的工人。冯嘉出生后,家里依靠卖红枣为生。一家人相处融洽,贫苦自可忽略。冯嘉成长在棉花地与枣林中,很小就学会拾棉花、摘红枣、晒红枣,环境朴素,但她读书用功成绩不错。高中,她去了当地的重点中学,成绩在班上排名前三。但高三那年,父亲因病去世,她的家庭承受巨大打击,就此全家的负担冯嘉妈妈独自扛起。

冯嘉考上了一所名校,她选择了理工科专业就读。她对两性的话题显得较为羞涩,在她看来,努力学习、做实验才是一个大学生应该有的样子。也由此,她与异性的相处模式永远停留“同学”的单一模式上。从本科到硕士的六年时间里,她没有参加任何校外实习,仅参加过的一次校外活动也是学术研讨会。她对学术有着难得的虔诚,但她的朋友也时长认为她将学术简单化了,她所追求的是一个“没有任何斗争的场域”,“但这不可能,学术本身就是从社会中而来。哪怕家人、爱情、友情都是存在着某种争斗的。”她的朋友对我说道。图书馆成了冯嘉的常待之地,她的硕士毕业论文接近七万字,总共耗时一年来做调查、写作,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后匆忙洗漱便赶去图书馆阅读文献写论文,她的毕业论文是研究互联网抗争,谈及此,她会兴奋地跟我说起裴宜理的思想和著作。从新疆辞职回广州,她的计划是去香港念博士,但必须拿到全奖,否则家庭无力负担。

时隔一年,我再次问起冯嘉的感情问题时,她的回答明显要无奈许多,“你知道我的生活环境并不愉快,对我而言,爱情太远了,它是虚幻的,我不认为我现在有足够的资格拥有它。”冯嘉身上那种学生的天真之气开始褪去,生活开始显露出本色,但接受复杂的真实境况才是成长的第一步,她并未颓丧,在谈话的最后,她问我,你是否还记得罗曼罗兰那句名言,我笑了笑,随后我们一起说道: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。

双十一,我们来严肃探讨下母胎单身

斐然如愿地去了她向往的媒体,成为一名调查记者。在这之前,她在北京望京的一家网络媒体做编辑,由于没有采编资格,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网粘贴复制一些新闻报道,不能去往新闻一线,对她而言是一种精神与体力上的折磨。她受的教育是纯正的新闻专业主义范式,富有正义感,向往法拉奇那样的职业环境,但回到现实,对自身、媒体与现实环境都产生诸多失望。这是2016年后新闻专业毕业的大学生通感,斐然较为幸运,她选择辞去编辑工作,应聘上了那家以敢于报道而闻名的权威媒体,虽然工资少,工作量大,但这是她喜欢做的。

斐然没有谈过恋爱,她笑称记者哪有时间谈恋爱啊。她也尝试去相亲。对方是南方某媒体的记者,三十多岁,身材管理不到位,微胖。斐然见到他第一眼就不喜欢,处于礼貌,斐然只好与其讨论行业内的动态,“但他的学识与素养,恕我直言,有些差劲。聊完后他还想来拉我手,油腻。还有为什么要穿红色健美裤来见我?”

前段时间,斐然对一个北大毕业的异性产生好感,对方做金融工作,有着很深的社会学、经济学积淀,斐然和他一起探讨关于社会学的探讨马克思韦伯、涂尔干的著作,也聊当下的经济形式,对方的学识明显强于她,斐然对此感到兴奋又自卑。她总结自己不谈恋爱的原因,同龄人学识不会比她高到哪里去,但那些她赏识的人又不会喜欢上她。多次相亲的经历也向她展示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:现在恋爱与婚姻的标准都趋于社会化了,门当户对很重要。而斐然来自一个小县城,在充满衡量的取景框中,她自然获取不到心仪的对象。

已有129人阅读

栏目
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 安逸网rss订阅频道 免责声明

京ICP备14000548号

站长统计